海里有月光沉没并浮现,经历时间与阴凉暗动的深蓝,就是她口中轻微的不曾成为言语的,以曾经的虚妄对抗未来的,婉转的光。


冬日颂歌 - [๑۩ 当下。荒芜的流年暗涌 ۩๑]
Tag:

松茸、鸡枞、猪肚菌不加一滴水文火6-7小时成就了汽锅鸡;北京第二场大雪时排很久的队买来聚宝源的牛腱子,4小时文火之后再等待8小时重新第二次开火煨炖,只为一小碟浓香的酱牛肉;急火快攻1.5分钟,提取出秋葵的滋味;等待菊有黄华的时刻采摘,数秒烫过,再速入冰水,清瘦的花瓣和圣女果共谱一道清爽沙拉;一年时间,等乌桑果吸足高粱酒,涨到乒乓球大小,再缓缓吐纳自己的果肉,酿成一坛醉人的佳酿;新鲜的三文鱼头小火油煎脱生,再用细碎花椒麻椒辣椒葱姜蒜爆香的油浇盖入味,1小时后放烤箱,200度15分钟上下火,呈现出一盘外焦里嫩鱼香满室的烤鱼头;百合马蹄排骨芋头玉米粒共唱一首“冬日颂歌”……

 
周六,裹挟着夜色与雾霾,我和几个相熟的,几个不相熟的小伙伴共赴一场宴席,绵密品尝时间的滋味。
这一餐,我们提前一个月定下,彼此约定不论发生什么都会如约而来。
结果当天,闺蜜家娃生病,好友约我去听演唱会,其他姑娘也临时有其他的事,最后还遇到长安街限行。但我们还是在约定的时间,出现在餐桌前。
 
很多时候,当你等待一件事很久,就真的没有那么容易放弃。
 
喝了一小时的普洱茶才开餐。桌台前有粉色和白色龙胆,手冲咖啡方法做出的百香果汁,若隐若现的音乐,高脚杯里的红酒,小瓷杯里的乌桑果酒,猪蹄冻、菊花沙拉、酱牛肉是餐前小菜。
 
说实话,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晚上吃这么横的菜。当初,订餐前我还要求老板把饭改在中午,但她执意地告诉我,必须要晚上吃。因为很多菜需要提前很久准备,“定在中午的话,我要日夜颠倒地为你们准备了”。言下之意,是脆生生的不肯,却婉转妥帖地留了余地,让我可以顺势说,那还是不要了,就晚上。就这样,厨子和食客之间也顿时有了一份客随主便的信任。
 
一个如匠人般的厨娘和一颗玲珑剔透的心,我期待了一个月。
 
果然,时间用在哪里不仅看得见,也吃得出。蚝仔粥里升起一片海雾香,菊花沙拉里有时令的错落,三文鱼头让我想起李贺的“妾吃猩猩唇”,冬日颂更是奇绝,食材的味道和平共处丝毫没有谁要抢风头。我们五个人每吃一道菜都由衷地说,怎么可以这么好吃。节制如闺蜜,除了鸡肉鱼肉都不碰红肉,结果吃猪蹄吃羊后腿吃酱牛肉吃羊蝎子跟谁都没客气;小麦更是气人,趁我们学菜的时候,偷偷把一盆猪蹄都消灭了,等我回过神,只剩下软酥的猪骨头;佩佩是个下厨房只给猫做饭和给自己煮泡面的姑娘,但她吃完饭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,她说她决定好好生活从下厨开始。云南妹子更是在汽锅鸡里吃出了丛林里的故乡味道。
 
这一餐饭,真的是完成了解馋与安抚的双重需求。
 
吃完饭,厨娘和我们喝茶聊天,我们原本并不熟悉,却因为执着于厨房里的一切又觉得分外亲近。辞职前是三联生活周刊新媒体主编,烹饪生涯让她在菜场四季分明的蔬菜里,在自种香草的成长中,在持续煎熬的果酱香气间,在急火爆香的一瞬间里,在一切与时间的较劲和和解中,找到了时间的意义,是一场长途跋涉地返璞归真。
 
而她自己也说,认真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极致。她跟我说了一个极其繁复的菜谱,据说早已失传。民国时谭家菜里有一道只闻其味不见其形的鱼汤。我只能记个大概,是说用猪骨、鸡、鸭同煮,锅上架鱼,热汤的蒸汽把鱼一点点打透,鱼肉脱落进汤,再用文火炖,但其中时间的关卡不得而知,只能在意念中想象这道菜。而她自己就是一个愿意花时间与食材为伍,在灶台边温度的起伏中感受冷暖的人。
 
我相信,她是跨越了时间的匠人,安心做一桌好饭,耐心等候与对的人和事相遇。
 
 
 
是日晚餐:
猪蹄冻
酱牛肉
菊花柳沙拉
松茸、猪肚菌、鸡纵气锅鸡
蚝仔粥
清炒秋葵
烤三文鱼头
盐焗大虾
百合马蹄排骨芋头冬日颂
葱爆羊肉块
铸铁锅羊蝎子
秘制猪蹄
桂花酒酿圆子

Posted by at 12:35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冬天那张巴掌脸 - [๑۩ 当下。荒芜的流年暗涌 ۩๑]
Tag:

经历了一整周强劲的降温,真的是天寒地冻。当大风再起,掀开云层,随着阳光那种熟悉的干燥感也尾随而来。这已经是来北京的第五年了。整整。当初离开上海时,丁丁痛心疾首地看着我说,你到了北京这张脸可怎么办。是啊,在上海潮湿的冬天还时不时干得脱皮的我,怎么去挨北京的干燥和寒冷。
 
可是,五年过去了,我没被严寒和干燥摧毁。秋天回上海,丁丁看到我表示很放心。
可是,冬天里这副皮囊真的是好难伺候。化极少的妆,基本不涂粉底,从不画眼线眼影,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脸涂油。25岁之前致力于美白,30岁之前致力于保湿,现在只能专心紧致。很少吃烧烤,重盐重油会让脸也跟着浮肿,骨骼清丽就更是妄想。川菜和火锅更是不敢碰,对我来说,吃下去相当于毁容。
其实,这张脸,我也不是很在意它会长皱纹,因为时间就是如此不可忤逆,不服老的心气,我早就丧失殆尽了。但,还是会在力能所及的范围里做到得体,呈现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状态。毕竟,我们要活在现实里。
 
所以尽量吃的清淡。每天一小把干果,杏仁是最爱。买的是那种无盐的混合装,吃几颗再喝点红茶。昨晚煮了一小杯红酒,用桂皮八角和柠檬煮红酒,可以得到一个没有梦的夜晚。睡觉前先用精油,整张脸包裹住,一直按到吸收完全,再涂一层晚霜。第二天一早,整张脸看不出浮肿,清清爽爽开始新的一天。穿最简单的衣服,衣橱里全是基本款,颜色基本是黑白灰,今年冬天偏爱藏蓝和驼色,是两个只有上了年纪才能穿出好看的颜色。有时觉得,衣服只是最外在的皮肤,神采才是内在的构建,可以让皮肤发亮。所以我说,终生致力穿好基本款。我要到60岁穿上白衬衫和牛仔裤也好看。
 

我真的要变成一个清淡到没有任何滋味的人了。


Posted by at 10:21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冬天 - [๑۩ 当下。荒芜的流年暗涌 ۩๑]
Tag:

出了车站,竟被清冽的空气呛了一口。空气变得透亮,变得紧凑,变得像箭一样,穿入你的心。

一瞬间,身体里对北京的感觉让我觉得犹如重逢。

北京本就该这样冷。真喜欢这样的冬天,有冬天原本的样子,冷得那么沁入心脾。冷得每呵一口气,都变成一朵云,被冻住在身后。把自己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,没有腰身,只有最朴实最直接的温暖包围你。这样的冬天分分钟就把人打回原形,冰天雪地里暖和的身体比什么时候都能抚慰人心。内搭穿高领毛衣,一码色小脚裤,过膝长靴,只要回到室内,脱掉外套就又可以洒脱得像一阵风。

 

回家便躲进厨房。把山楂洗净,红枣去核,切块、加水煮沸,加上红糖,一边喝一边准备晚饭。整个厨房都被热气笼罩,窗户上升起雾,望出去天色已昏沉。用白萝卜切丝,鸡肉和猪肉11剁成馅儿,加葱末、姜末、白胡椒和盐,挤成一个个肉丸,砂锅里放纯净水下萝卜丝煮沸,再下肉丸改文火,最后一锅奶白色的萝卜肉丸汤只加一点点盐再撒把葱花,几滴香油就拽住所有的味道。冬天到了口味反而清淡很多,只要是热腾腾的就很好。

 

其实我喜欢这样的冬天,随时可以冬眠一样苦练内功。“乾坤气闭,万物伏藏,君子戒谨,节嗜欲,止声色,以待阴阳之定。”清清淡淡活着,在自我的洞穴里阅读、写字、坚持锻炼,从冬藏中获得定力。

 

 

 

 


Posted by at 21:18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魔法时刻 - [๑۩ 当下。荒芜的流年暗涌 ۩๑]
Tag:

傍晚的时候,从京平高速一路向西开。迎面撞见的是,光线与风还有云联手在天空描绘的工笔。

一整片乌云之外,有一圈细微的金边,云层很厚地压住远处地平线。但有一片光线,从云层中投下来,天地之间,只有那一处是明亮着的。

车上放着张国荣的歌,摄影帮我把声音调得稍微大一点。如果不是在高速上开着车,我想我一定会走神,并且走很远。

“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,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,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,像在电影里……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,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,有点湿乎乎的,奇怪的气息,擦身而过的时候,才知道你在哭。”

就在这样的傍晚时分的高速上,我居然想到了《恋爱的犀牛》。今天是千场演出,郝蕾再次出演明明。

大概,这样的傍晚是这第一千场最瑰丽的布幕。


Posted by at 21:35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我们各人都是自己的 - [๑۩ 当下。荒芜的流年暗涌 ۩๑]

北京今天终于放晴了。我记得今天朝霞的模样,清晨五点的时候,我透过窗帘,看到东方有一抹绯红,清透着不经意的倚在天边。

好在出太阳了。不然我会错觉这是上海,错觉这是上海绵长的梅雨季。

天气晴朗的时候,听的音乐看的书好像都要换一换。雨天听跳跃的音乐,看欢乐的电影,晴天就可以听老歌,看诗集。天气和心情因为这样的落差,得到了某种平衡。

翻出林慧萍来听。当初记得她还是因为那首《说时依旧》。

不再年轻的女人在街头转角遇到了旧情人,一刹那,所有早已流逝的时光涌来,她呆住了。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只能紧张的不自然的说,最近还好么?没想到,一句话后就流下眼泪。“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爱过你,说时依旧泪如倾”。星星白发的旧情人在她看来,犹如少年。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倾诉,却最终变为无语。她笑着说快回去吧,家里的孩子还等着爸爸回家。于是,转身告别。

这样老的歌,这样难掩的情怀,在如今变得太陌生了。一翻看词人,竟是三毛,于是心里说了声难怪。

现今这世道啊,做小三的都是理直气壮不怕人的,反而正室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掩着藏着不好意思说。

还是读读诗集吧,那里有桃花源。

“妻子说:

‘先围着孩子转吧,等孩子长大了,你想做什么,就去做什么。’

然而不,怎么能呢。

孩子会自己长大的

如果我等他长大,我就老了,我就死了

我就什么也做不了了

对不起,孩子并不比我更重要

正如我不比我父亲更重要

我们各人都是自己的

相互区别 彼此爱着”

这是海桑的诗,他写的多好。我们活着,我们曾经为父母活着,为领导活着,为别人的评价和目光活着,今后或许还要为孩子活着。

可我们自己呢。我们不该去享受生活么,我们不该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么,我们不该为自己好不容易来世上走一遭,尽量让自己活得愉悦么?

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,所以我准备好好对待这个自己,做一桌美味的午饭,犒劳一下一个上午什么都没做,却心情愉悦的自己。

顺便,奉上八月的桌面月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Posted by at 12:28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
Page共2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© Powered by BlogBus.Com. 2002-, All Rights Reserved.